《电影产业促进法》中的审查与处罚

       中国电影在今天正面临着极为复杂的行业现状,也超过了传统的行业管理范畴。被称之为文化产业第一法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于2017年3月1日正式施行。它的出台回应了目前影视行业的诸多现状,被视为影视文化领域法治化的一个重要节点。立法指向“促进”二字,用规范管理来促进电影产业发展,还包含了支持和保障的专门章节。但更让影视从业者关注的是审查与处罚。这些规定具有极强的操作性和指导性。

       就审查而言,具体内容如下:

       1.剧本梗概的审查:

       电影拍摄是一个系列过程,在正式拍摄前通常先出电影剧本梗概内容,根据《电影产业促进法》第13条,拟拍摄电影的法人、其他组织就应当将剧本梗概向国务院电影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备案以获取备案证明文件或者批准文件;其中涉及重大题材或者国家安全、外交、民族、宗教、军事等方面题材的,还应当按国家有关规定报送审查。相比立法前的审查,现在的备案制度以及省级主管可谓给创作者放松了一些管制,但如果不符合要求,还是会影响拍摄进程。

       2.电影内容的审查:

       《电影产业促进法》第16条规定的是审查的禁止性内容,即电影中不得包含违宪、失德、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等内容共列了八项。这是一个实质性的审查标准,给影视创作者设定了明确的负面清单。这种负面清单是全流程的要求,即无论是电影剧本本身还是影视作品所呈现的画面,只要违反了该条规定均无法进行剧本备案或者取得发行许可证,最终也是无法播出的。

       3.电影审查主体与时间:

       第17条重点明确了电影审查主体与时间。摄制完成的电影送国务院电影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审查。审查的期限是不越过三十日,然后作出审查决定是否发放电影公映许可证。一前一后两道审查均由电影主管部门作出,标准和时间做了具体明确规定。这对于预估电影拍摄发行放映的时间成本,缩短电影投资回报周期是有积极意义的。立法中要求不少于五名专家出具评审意见作为审查决定的重要依据;同时,还要求电影审查的具体标准和程序要向社会公布,这些制度都是用来规范自身行为,增强评估、避险能力的。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保障制度即权利救济。在《电影产业促进法》第58条规定,对国务院电影主管部门作出的不准予电影公映的决定不服的,应当先依法申请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4.电影发行审查与时间

       等到电影被许可公映,就要进入发行阶段。依据第25条“依照本法规定负责电影发行、放映活动审批的电影主管部门,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批准或者不批准的决定。对符合条件的,予以批准,颁发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或者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并予以公布;对不符合条件的,不予批准,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即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与电影放映许可证同样需要经历申请批准的阶段。电影主管部门自受理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批准或不批准的决定。由此 ,摄制、发行、放映都是需事先取得许可,若违反规定擅自从事这些活动的,就要有接受取缔及罚款等处罚的准备。

       就处罚而言,《电影产业促进法》除了传统的管理性法则外,重点回应了电影行业的现实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即为“偷票房“问题。 立法的第51条指向了一个实践中频发的问题,即“偷票房”。

       偷票房已经成为了电影行业的“痼疾顽症”,也是各级主管部门及文化执法机构要严厉打击的对象。51条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有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行为,扰乱电影市场秩序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违法所得五十万元以上的,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情节特别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许可证。”

       2017年3月21日主管部门开出第一张罚单,对2016年偷漏瞒报票房(以下简称“偷票房”)的326家影院实施处罚。通报处罚结果中显示,全国有63家影院被查出瞒报票房超过100万元,自3月27日起停业整顿不少于90日,之后视整顿情况由原发证的主管部门重新核发其放映许可证。这63家中,浙江有中影桐乡嘉博影剧院、富阳新世界国际影城、温州全都影城、慈溪新世界国际影城、宁海时代影城、乐清全都影城、嘉善县嘉博影城等20家影院,几乎占了三分之一。另外还有63家影院,瞒报票房在50万元至100万元之间,自3月27日起停业整顿不少于60日。还有110家瞒报票房在10万元至50万元之间的影院,被处以20万元的罚款。电影院的手工票、计票双系统、盗版链接、无牌照私人放映场所遍地开花,某种程度上已成为潜规则,严重危害电影市场秩序。更常见的手法是,影院传统票务软件供应商,在软件中用插件将部分票房不计入与国家专资办联网的票务系统。随着第三方售票平台兴起,诞生了“软件入口费”。国内有多家票务软件供应商,可以通过手中掌握着的巨大信息资源“谋利”,这直接导致了供应商之间的激烈竞争,与影院串通在软件上动手脚,是一种常见的竞争手段。

       从净化规范电影市场的宗旨出发,以上这些违约操作已不仅被立法约束,更已进入执法重点处置对象行列,也因此需要警示影视从业者作出适当的选择。事实上,在电影产业促进法之上,还需要密切关注延伸出来的实施细则和具体的审查标准。当然,电影从业者不仅是被法律规范约束的对象,更应该成为积极推动规则科学地形成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