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蓉拿着股权代持协议要查宝亿嵘影业的帐,能如愿吗? ——股东知情权行使二三事

       由于现代公司制奉行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原则,公司的日常经营和决策权掌握在董事会和经理层手中,大多数股东并不直接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在控制公司和制定公司经营决策的过程中,大多数股东常常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地位,造成对股东权利的保护实效不佳。“权利仰赖救济,无救济就无权利”,因此,确认股东知情权并加强其保护力度是现代世界各国公司法律制度的首要选择。近年,有关股东知情权诉讼的案件明显增加。通过以下案例,对股东知情权行使中的有关问题进行一定的归纳、整理和思考。

                                           【案例导入】

        王宝强前妻于2018年3月27日在微博上发表了一段声明,要求查北京宝亿嵘影业有限公司的帐。

      声明全文:北京宝亿嵘影业有限公司设立于2010年8月,当时我担任法人并有公司90%的股权。2016年初,王宝强、任晓妍(公司现法人、王宝强表妹)以公司要被整体收购为名,骗我将全部股权转让给王宝强,同时王宝强、任晓妍拿了一份股权代持协议,向我保证这次只是名义上的转让,我还是公司的股东。就这样兄妹二人从我手中骗取了我名下的全部股份。2016年8月17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此二人将变更了公司法人。现在我根据股权代持协议将宝亿嵘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行使股东权利,查询公司财务经营状况,合法合理,此案与离婚案毫无关系。

       2019年1月2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裁定,由于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裁定书,因此裁定结果我们不得而知。但股东知情权行使中的有关问题值得我们一探究竟。

       一、股东知情权诉讼中,谁是适格的原告?

       知情权是公司股东享有的知道和了解公司经营状况的重要信息的权利,为股东权的一种。股东权具有社员权的性质,股东权利不能与其股东身份相分离。因此,股东知情权的权利主体只能为公司股东。

       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及《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的规定,起诉时“具有股东身份”的股东,可以请求查阅或复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另外,虽然不具有公司现任股东资格,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的规定,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也可以请求依法查阅或者复制其持股期间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也就是说,“现任股东”和有初步证据证明自己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前任股东”都有权利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

       我们来分析上述案例中的马蓉是否具有股东知情权纠纷诉讼的原告资格。

       1.她是“隐名股东”?能否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

       在某些公司中,除了在工商登记机关登记的股东之外,还存在着根据股权代持协议等约定拥有某一公司一定比例的股份但并不登记在册的股东,也就是隐名股东。隐名股东在公司法上并没有明确规定,但在实践中是存在的。

       从公司法治的层面出发,由于隐名股东没有在公司登记机关备案,也没有登记在股东名册上,因此,隐名股东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股东,不能行使股东知情权等各种股东权利,因此隐名股东不能成为股东知情权纠纷案件的原告。

       隐名股东如要主张其股东知情权,需要通过一定的程序使自己的权利显性化,使自己成为法律承认的股东。因此,在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符合公司法对股东的要求的情形下,对隐名股东的股东知情权的主张是不宜承认的。对于隐名股东提起的诉讼,法院一般以原告不适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

       本案中的马蓉,无论是公司登记机关备案中还是股东名册中都没有她的“股东”身份,那她可以拿出股东会决议,出资证明、股权转让合同、股权代持协议等能够证明身份的材料,但如果马蓉提供上述材料的时候,公司并不认可其股东身份,在股东身份有争议的情况下,原告就得先提起股东身份确认的诉讼,等确认股东身份的判决生效以后,才能提起股东知情权的诉讼。

       2.她是“前任股东”?能否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

       本案中,马蓉要求查北京宝亿嵘有限公司的帐,但在马蓉起诉时,她已经不是北京宝亿嵘有限公司的股东了,那她可以要求以“前任股东”的身份对北京宝亿嵘有限公司行使知情权吗?

       股东与公司在时间上的共存特点使得股东有必要了解公司以前的信息和自己作为股东时候的信息,以便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行动。股东对公司享有自己成为股东之前以及自己作为股东之时这一时间段内的股东知情权。因此,即使退出公司不再成为公司股东,也享有对自己作为公司股东之时以及之前的公司的信息的股东知情权。对退出公司的原股东知情权的赋予,有助于原股东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防范公司管理层或者控股股东通过隐瞒利益,进而排挤中小股东等形式攫取其他股东本应享有的利益。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规定,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起诉请求查阅或者复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公司有证据证明前款规定的原告在起诉时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但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请求依法查阅或者复制其持股期间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除外。

       根据上述规定,“前任股东”虽然在起诉的时候不具备股东资格,但是如果有初步的证据证明,在其持股期间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这个时候请求依法查阅和复制其持股期间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是可以被允许的。也就是说,如果马蓉有证据证明在她持股期间她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那么她是有可能对北京宝亿嵘有限公司行使知情权。因此,退出公司的原股东如果要法院支持股东知情权的执行,需要举证证明以下两方面内容,一是证明自己 “曾经的股东身份”,二是证明自己 “在持股期间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

       综上所述,马蓉如果以“现有股东”的身份,就得先提起股东身份确认的诉讼,等确认股东身份的判决生效以后,才能提起股东知情权的诉讼。如果以“前任股东”的身份提起股东知情权的诉讼,则要证明自己原来的股东身份,以及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否则,都有可能因原告不适格而被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二、股东知情权诉讼中,公司负责人、公司、其他股东,谁是适格的被告?

       股东知情权纠纷诉讼实践中,有将公司负责人作为被告,有将公司和公司负责人同时列为被告的情况,还有将公司列为被告的同时将公司负责人列为第三人的情况,也还有将公司列为被告的同时将其他股东列为第三人的情况。实际上,股东知情权纠纷诉讼的被告应该是公司。

       中小股东在股东知情权受到侵害时,一般会与公司负责人沟通协调,协调未果时,中小股东会认为是公司负责人在妨碍其行使股东知情权。无论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有限公司,其股东知情权的范围所涉及的内容均属于公司的材料,公司负责人拒绝其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行为,不是其个人的行为,而是该企业法人的行为,其结果应由公司来承担。上述案例中将北京宝亿嵘影业有限公司作为被告是正确的。

        三、股东知情权诉讼中,原告如何证明其股东身份? 股东把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行使股东知情权,那原告如何证明自己具有股东身份呢?

       如果是公司的“显名股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提供工商登记机关的的登记材料(对外)和提交股东名册(对内)。但对于既没有公司登记机关备案,又没有登记在股东名册的“隐名股东”来说,如果想通过诉讼行使股东知情权,原告需要提供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出资证明以及股权代持协议等能够证明其股东身份的材料。但正如前面已有陈述,如果公司不认可原告的股东身份,在股东身份有争议的情况下,原告得先提起股东身份确认的诉讼,等确认股东身份的判决生效以后,才能提起股东知情权的诉讼。另外,如果是“前任股东”要求查账,那么需要工商登记机关的变更登记材料、出资证明以及股权转让合同等证明自己“原股东”身份的资料,以获得《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规定之股东知情权诉讼的原告资格。             

       四、“前任股东”如何证明其“在持股期间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

       股东知情权的行使主体是股东,公司股权既是身份权也是财产权,股东知情权随着股权的转让而转让。一般情况下,公司明确登记的现有股东才享有诉权,只有特殊情况下,依据丧失股东身份的原股东才享有诉权。所谓特殊情况,指的是原股东在持股期间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此处由原股东承担初步的举证责任,需要有初步证据,否则法院会驳回起诉。

       正如上述案例中,如果马蓉以前股东身份要求查账,则要证明其合法权益在持股期间受到了损害。比如:王宝强和任晓妍真的以公司要被整体收购为由,骗马蓉转让股权,那马蓉的合法权益就受到了损害。因为在公司要被整体收购的情形下,会低价转让股权,假设之前她的股权值1000万,在公司要被整体收购的情形下,她的股权很可能只值100万,而如果公司没有被整体收购的事实,但马蓉被此情况所骗而转让股权,那她就会遭受很大的经济损失。因此,在此种情况下,公司相关信息被隐瞒,致使其经济上遭受了损失,可以认为她的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也就是说,马蓉需要有初步证据证明公司“隐瞒”了相关信息,并且要举证证明该信息导致其受到了经济上的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该项举证责任就实际操作而言非常困难,所以建议大家最好在股权转让前就行使查询账簿的权利,以避免在不清楚自己股权的实际价值时将之转让,给自己造成无端的损失。

    【“股东知情权”相关法条】

       1.《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查阅、复制权

       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 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股东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应当向公司提出书面请求,说明目的。公司有合理根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账簿有不正当目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并应当自股东提出书面请求之日起十五日内书面答复股东并说明理由。公司拒绝提供查阅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要求公司提供查阅。

      2.《公司法》第九十七条规定了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查阅、建议和质询权 股东有权查阅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公司债券存根、股东大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财务会计报告,对公司的经营提出建议或者质询。

       3.《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明确了股东知情权纠纷诉讼中的原告资格问题 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起诉请求查阅或者复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公司有证据证明前款规定的原告在起诉时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但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请求依法查阅或者复制其持股期间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