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素材的合规使用

       影视作品中的素材涉及多方面,从人物形象到音乐、绘画等艺术作品,再到置景地、相关道具等。近年来,因素材的不合理使用导致的著作权纠纷屡次进入公众视野。

                                                            案例导入

        案例一:斩获金马奖四项大奖的电影《影》就陷入了一场配乐署名权纠纷。中央音乐学院董颖达老师发布长篇维权文章,声明她的团队为《影》制作了原声音乐,该电影也使用了其创作的作品,但出品人在影片中却未给其团队署名,因此董老师以侵害作品署名权为由将制片方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案例二:去年票房与口碑的佼佼者《我不是药神》也引发了作品创作自由与原型人物名誉权保护的冲突。该影片的人物原型来自于检察机关2015年发布的“十大法律监督案例”之一的“陆勇案”,虽然影片注明了“背景取材选自真实事件,其中人物和故事情节均为虚构”,陆勇本人和徐峥最后也达成了共识,但舆论的风波或多或少还是影响了陆勇的个人生活与电影的整体评价。

       为避免纠纷、规避因素材的不合理使用引发的法律风险,以下将重点分析两类常用的使用许可合同:

       (一)音像制品使用许可合同

       当影视作品拍摄过程中需要用到其他影视作品或者音乐作品作为情节或者背景,制作方需要取得音像制品著作权人的同意,使用许可合同中应明确约定许可使用的标的作品、范围及使用方式。关于纠纷频发的原作者的署名权问题,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人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也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的除外”。作为人身权范畴的署名权,音乐作品等其他音像制品的原作者当然有权在作品中署名,该署名行为不仅仅是一种感谢方式,更是准确客观地体现了每个制作人员的工作性质和劳动成果。但为避免纠纷,原作者在与使用方签订合同时还是应该明确是否署名、通过何种方式进行署名。

       电影《影》的音乐署名权纠纷案件中,作曲家董老师在接受委托为电影进行音乐创作并签订委托作曲合同时就未对该问题进行约定,从而为该争议埋下了隐患。此外制片人进行著作权转让的时候,应重点审查音像制品的权属,如果是涉及演绎作品,则需要获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录音作品应获得原词曲作者、表演者的许可并建议约定详细权利保证条款。

        (二)影视作品饰演许可合同

       基于特定人物的经历进行创作即真人真事型影视作品主要关注所涉人物的人格权保护,包括名誉权、肖像权、姓名权等。当年好评如潮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亲爱的》中主人公给人下跪、受到殴打辱骂、陪人睡觉生子等与现实情况不符的情节,影片中未明确说明,甚至还在影片末尾公布了原型人物高永侠的个人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上述诽谤、披露隐私损害当事人名誉的行为被认定侵害了高永侠的名誉权。为保护原型人物的权利,制片方应在制作初期就获得权利人的完整授权,合同中应明确约定授予制片人的权利范围、行使权利的期限和地域范围、许可人的署名权及是否有酬金和酬金的数额、支付方式等。如果是借鉴了关于原型人物的纪实文学或新闻报道的独创性表达部分而非事实部分,则在取得原型人物的授权外,也需要获得文字作品作者或新闻版权人的授权;如果原型人物已故或者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获得其亲属的授权,制片方在剧本内容、演员的选定等方面也应与其充分沟通,尽量能对涉及原型人物社会评价的情节达成共识。如果影片中有敏感的虚构情节应在明显位置标注以便观众区分而非笼统的表述为“部分情节并未真实发生”。

       素材的不合理使用会侵害素材权利人的权益并引起法律纠纷,这不仅会大大增加影视项目的支出成本,甚至会影响整个影视项目的口碑与收益。收益的减少与成本的增加,这对于任何一个影视项目而言都极为不利。在此,希望制片方能遵守法律法规与行业规范,重视素材的权利归属,避免因对法律理解的偏差等作品之外的纷争影响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以及影视项目的市场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