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导入

      7月5日,A公司与美国的B公司就B公司购买A公司生产的某类复合地板事宜,订立了买卖合同。

       7月7日,A公司和中国C信用保险公司X省分公司(以下简称“C信保公司”)签订保险期限为7月7日至次年6月30日的《短期出口信用保险合同》并获得了C信保公司10,000美元承保,合同约定:当B公司未按照约定的时间向A公司付款时,A公司有权要求C信保公司赔偿承保金额80%的保险金。

      9月21日至12月2日期间,根据买卖合同的规定,A公司向B公司发送了11票货。后付款期限到来后,B公司未按时付款,A公司向C信保公司理赔时,C信保公司拒赔,A公司向法院起诉要求C信保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赔偿80万元美金的保险金,遂成诉讼。

                                                   本案基本法律关系图

       本案中信保公司的拒赔理由包括:1.A公司和B公司之间并未签署书面买卖合同;2.A公司的货物并非发给B公司;3.A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提交索赔申请书;4.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应先进行仲裁或者在买方所在地国家(地区)提起诉讼,在获得已生效的仲裁裁决或法院判决并申请执行之前,保险人不予定损核赔”(为方便行文,以下将此条款简称为“纠纷先决条款”),而A公司在未对B公司诉讼或者仲裁的情况下,保险公司有理由不予以赔付。

       针对信保公司的拒赔理由,前三点属于事实认定问题,本文不予以讨论。本文仅讨论第4点拒赔理由即纠纷先决条款的效力认定和适用范围问题。

                           司法裁判中对纠纷先决条款的三种裁判观点

       例如,在绍兴市凯帝体育休闲用品有限公司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市分公司案(案号:(2015)绍越商初字第2979号)中,绍兴法院认定“根据保险法司法解释的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起诉保险人,保险人以被保险人未要求第三者承担责任为由抗辩不承担保险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被告承保出口贸易信用保险,与投保人(被保险人)之间依法形成保险合同法律关系,适用保险法的规定,故被告理赔并不需要原告对担保人和买方提起诉讼并执行为前提。本案被告关于先诉抗辩的格式条款将本应由被告承担的追偿成本转移给被保险人,加重了被保险人的责任,根据保险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应属无效。”类似认定的案件案号分别为(2016)浙02民终2623号、(2015)榕民终字第2053号。

       例如在浙江国华家具有限公司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州市分公司案件中(案号:(2016)浙05民终992号),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保险条款第五条规定保险人应就买方拖欠货款的商业风险承担保险责任,该条款属于保险责任的一般性规定,第四十一条第(十一)款系对“拖欠”含义的具体解释,而第二十八条第(二)款约定的是‘贸易双方存在纠纷而引起买方拒付货款或拒绝接受货物’特定情形下的定损理赔原则,上述两个条款在内容上虽均涉及保险责任和理赔问题,有一定关联性,但在内容和体例上分属不同层面的法律问题,两者之间并无冲突,亦未构成对被保险人的不公平。故要求先予仲裁或诉讼条款应当有效。”

       例如在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与依芙乐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再审案件中(案号:(2011)沪高民五(商)再提字第1号),上海市高院认为“本案应区分不同情况,分别适用上述不同的条款,即如果不存在贸易纠纷,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应当直接定损理赔;如存在贸易纠纷,则依芙乐公司应先行仲裁或者诉讼,再由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定损理赔。综合一、二审已经查明的事实,本院认为,从证据优势的角度,依芙乐公司主张买方莎戈尼公司无力偿债以及拖欠货款的依据充分,而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主张的依芙乐公司与买方莎戈尼公司存在贸易纠纷的依据不足。因此,本案应直接适用保险条款第二条的约定,由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直接定损理赔”(广东省高院(2018)粤01民终12742号持类似观点)。

                                                  本文观点

       本文倾向于观点三的裁判观点,主要说明如下:

       1.信用保险合同中约定“先予仲裁或诉讼”条款并非当然无效;效力认定应当充分尊重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考虑信用保险设立的目的以及保险合同作为格式合同中保险人是否尽到提示和说明义务等因素综合考虑。

       2.保险合同约定保险人应就买方拖欠货款的商业风险承担保险责任,该条款属于保险责任的一般性规定;先予仲裁条款应当是适用于贸易双方存在纠纷而引起买方拒付货款或拒绝接受货物这一特定情形下的定损理赔原则。即能否适用该条款作为拒赔的理由也需要分情况考虑:

     (1)若保险公司能够证明被保险人即卖方与买方之间就买卖合同在索赔前已经产生纠纷的情况下,在被保险人申请索赔时,保险公司可以要求被保险人通过“先予仲裁或诉讼”明确其损失,保险公司才能予以定损核保。当然,此处的举证责任应当在保险公司即保险公司要证明贸易双方在索赔前已经出现贸易纠纷。实践中,保险公司仅凭其在被告保险人申请索赔后其委托的海外调查渠道的调查结论来抗辩双方存在贸易纠纷的,从民事证据举证规则和高度盖然性角度法院通常不会采纳。

       (2)若被保险人即卖方与买方未发生货物纠纷,仅仅是因为买方未按时支付货物的情形下,保险公司应当予以赔付,不能适用“先予仲裁或诉讼条款”。

       就纠纷先决条款问题,给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建议:

      (一)给保险公司的建议:

       保险合同中可以保留纠纷先决条款,但是在被保险人提交索赔申请后,一方面要积极弄清楚买方,不能过度依赖海外调查渠道的调查情况,而是注重从被保险人处询问和收集相关证据,弄清楚买方拒绝支付货款的原因。

      在已经赔付之后,及时行使追偿权,在追偿过程中,若发现是因为被保险人发送的货物数量、质量等问题导致买方拒绝付款的,可以依据《保险法解释四》的相关规定可以要求被保险人返还相应保险金。

      (二)给被保险人的建议:

      尽可能完善货物买卖合同的形式、以邮件、短信形式明确卖方每笔货物的发货指示以及保存完好的发货记录和运输凭证,在买方拒绝付款后,符合理赔条件时及时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申请。

       附录:相关法条索引

      《保险法》第十七条“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 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保险法解释四》第七条“保险人依照保险法第六十条的规定,主张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因第三者侵权或者违约等享有的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保险法解释四》第十一条“被保险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未履行保险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义务,致使保险人未能行使或者未能全部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保险人主张在其损失范围内扣减或者返还相应保险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保险法解释二》第十九条第一款“第十九条 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起诉保险人,保险人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未要求第三者承担责任为由抗辩不承担保险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