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富以案说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是否对机动车方存在赔偿义务?

                                                  案例导入

      2017年2月4日,陈某某驾驶一台小型轿车从诸暨市区驶往阮市镇方向,与傅某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倒地后滑行的电动自行车又与姚某某驾驶的轿车发生碰撞。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傅某某受伤及三方车辆损坏。诸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事故认定书,认定陈某某与傅某某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姚某某无责任。

       2018年7月10日傅某某向诸暨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陈某某、姚某某向其支付人身损害赔偿共计397504.64元。

       2018年10月8日,陈某某向诸暨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傅某某在其同等责任范围内赔偿其机动车损失48137.05元。

        本文将重点讨论傅某某作为非机动车驾驶人一方是否对机动车方陈某某具有赔偿义务。在司法裁判中,关于非机动车方对机动车方是否有赔偿义务存在两派截然不同的观点:

                                                           观点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是机动车向非机动车、行人的赔偿责任,并未规定非机动车、行人对机动车的赔偿责任。因此,对于非机动车、行人对机动车的赔偿责任,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按照一般侵权行为的归责原则赔偿。

     

      例如:钟飞燕与郑新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案号:(2019)浙0225民初316号】

     2017年5月18日21时许,钟飞燕驾驶浙B×××××号小型轿车与郑新科骑行的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郑新科受伤及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后象山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确认本起事故由钟飞燕负主要责任,郑新科负次要责任。事故造成钟飞燕名下浙B×××××号小轿车修理费共计28000元。2018年3月,郑新科就本起事故所受伤害向象山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号:(2018)浙0225民初1214号】。该案经象山县人民法院审理,于2018年4月8日作出判决,判决确认郑新科因本事故所致损失共计33812.95元,由浙B×××××号小轿车承保单位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27979.30元,余款5833.65元由钟飞燕负80%赔偿责任计款4666.92元。对于本起事故造成钟飞燕车辆修理费损失28000元,钟飞燕另案起诉主张赔偿并向法院院提供一份(2018)浙0225民初1214号判决书、一组受损车辆浙B×××××号小轿车修理费发票予以佐证。

        象山法院认为原告钟飞燕因涉案交通事故造成己方车辆修理费损失28000元系事实。依照已行生效的(2018)浙0225民初1214判决书确定的责任比例,原告钟飞燕应自行承担80%责任,被告郑新科应承担20%责任。因此,原告钟飞燕诉请被告郑新科赔偿己方事故车辆损失费5600元(车损修理费28000元×责任比例20%),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观点二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就立法技术而言,该法律规定是准用性规范,将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法律适用指向了道路交通安全法。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优先保护非机动车方的立法目的及“优者危险负担”原则,非机动车、行人在事故中只要不是故意,应视为受害者,对肇事机动车的车辆损失不应承担赔偿。

       例如:江苏省南通市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州支公司与金福明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案号:(2014)通中商终字第0269号】。

      2012年10月25日18时,喻林冲驾驶保险公司承保的苏F×××××小轿车与金福明骑的自行车发生碰撞,致金福明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本次事故经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3)通民初字第0431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喻林冲承担65%的事故责任,金福明承担35%的事故责任。2013年12月23日,喻林冲就其车辆损失向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保险公司向其赔偿车辆损失120319元。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以下协议:1.保险公司支付喻林冲保险金101000元;2.喻林冲放弃其他诉讼请求;3.保险公司履行赔偿义务后,喻林冲将追偿权转让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遂向法院起诉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喻林冲车辆损失金福明应承担35%的责任,即35350元(101000元×35%)。一、二审法院均认为保险公司无权对喻林冲的车辆损失向金福明行使代为求偿权,主要理由如下:

     1.根据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由此可见,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的交通事故赔偿,机动车一方为法定的损害赔偿义务人,非机动车和行人不是赔偿义务人,即便是非机动车负有事故责任,也仅是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而非反向地由非机动车方向机动车方承担赔偿责任。

      2.根据“优者危险负担”原则,非机动车不应赔偿机动车的车辆损失。机动车无论在速度、硬度、重量及对他人的危险性上,均远远高于非机动车和行人,应负更高的避险义务本案中,金福明骑的是自行车,喻林冲驾驶的是小轿车,喻林冲控制交通事故危险能力和避险义务要远高于金福明,且事故中金福明并不存在故意,无需对肇事机动车的车辆损失进行赔偿。

      3.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和公平正义理念,非机动车不应赔偿肇事机动车的车辆损失。

      4.保险人对第三者行使保险代位权应当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具有赔偿请求权为前提,保险公司不具有行使保险代位权的前提条件。

                                               本文观点

       本文更倾向于支持第二种观点,即在导入案例中,傅某某对陈某某的车辆损失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对于非机动车、行人对机动车方损失是否具有赔偿义务有如下补充:

     在现行法律规定中,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归责原则可以归纳为无过错责任原则加过失相抵原则。从立法角度而言,其极大程度地减轻了非机动车、行人有可能承担的法律风险。当然,笔者认为在设计关于减轻机动车责任的具体赔偿制度中,要紧扣合理性与可操作性作进一步细化。例如,针对机动车一方无过错且已采取必要处置措施,而非机动车、行人方有一般过失的情形,最低赔偿比例和额度应作具体规定,从而以避免出现无过错责任归责原则的滥用。实践中,交通事故侵权责任可能在致害机动车辆方和受害人之间直接产生,也可能间接产生。间接产生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的情形主要是受害人乘坐的车辆发生意外事故遭受损失或因受害人乘坐的车辆与其他机动车辆、非机动车辆、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而遭受损害等等。为了避免交通事故无过错责任原则的滥用,立法者在立法过程中可以借鉴域外法中的相关经验。例如借鉴德国法中“对运行速度在20公里以下的机动车不适用无过错责任”的规定,可在一定程度上有效防止或减少“碰瓷”等类似诈骗事件的发生。

      附录:相关法条索引

      《侵权责任法》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