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责任无法划分应该如何处理?

                                                      案例导入

       2013年10月16日9时50分,方某驾驶豫A×××××号车沿郑州市碧桃路由南向北行驶至碧桃路与梧桐街交叉口时,与王某某驾驶电动车沿梧桐街由西向东行驶时相撞,致王某某受伤,两车损坏。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事故责任无法认定。

       2014年3月1日,王某某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方某及其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赔偿王某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停车费等共计25579元。

      本文将重点讨论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损害,事故责任却无法划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的侵权责任应如何确定。

                                                        观点一

       交警部门未确定非机动车、行人存在过错,机动车方也没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行人方有过错,因此认定应由机动车向非机动车、行人一方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1: 安徽省交通集团滁州汽运有限公司直属分公司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中心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号:(2014)南民二初字第 00016 号】

       2012 年 12 月 21 日,原告为皖 M×××××号车向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分别投保了交强险、50 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交通事故精神损害险。2013 年 4 月 4 日,其驾驶员王向军驾驶该车沿合肥市明光路由南向北行驶至长江东路交叉口时遇王芝兰沿北侧人行横道由东向西步行通过路口,该车右前部碰撞到王芝兰,致王芝兰受伤。经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瑶海大队认定,王向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王芝兰步行进入交叉路口时的信号灯状态无法核实,此事故的成因无法查清。原告主张因该事故在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其无法举证证明王芝兰存在过错,故其对王芝兰的损失承担了全部民事赔偿责任,包括医疗费25214.99元及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鉴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91854元,合计117068.99元。其就该事故的索赔事宜与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多次协商未果。故诉请判令: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支付其保险金117068.99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在庭审中辩称:对事故发生的经过及事故认定书无异议,但认为王向军与王芝兰应当各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其在责任限额内按合同约定承担保险责任;滁州汽运直属分公司部分诉讼请求过高。

       法院认为:滁州汽运直属分公司与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及交通事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险保险合同内容合法有效,滁州汽运直属分公司已按约定交付保险费,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应按约定承担保险责任。本案的事故是被保险机动车与行人王芝兰在人行横道上发生的交通事故,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瑶海大队未认定王芝兰有过错,滁州汽运直属分公司亦无证据证明王芝兰有过错,大地财保滁州支公司虽辩称王向军与王芝兰应各负事故的同等责任,但未提供证据证明王芝兰有过错及其过错程度,故本院对其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观点二

       根据公平原则,在事故责任无法划分的情况下,事故双方承担同等责任。

      案例2: 王海敏与方晖、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号:(2014)开民初字第1306号】

       2013年10月16日9时50分,被告方晖驾驶豫A×××××号车沿郑州市碧桃路由南向北行驶至碧桃路与梧桐街交叉口时,与原告驾驶电动车沿梧桐街由西向东行驶时相撞,致原告受伤,两车损坏。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无法查证事故事实的成因和事故事实。经查,豫A×××××号车在被告人寿财险郑州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三责险,故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停车费等共计25579元。

       被告方晖辩称:原告诉讼请求数额过高,我方应承担四成责任,事故后为原告垫付医疗费6500元。

       法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本案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无法查证事故事实的成因和事故事实。故本院酌定原告及被告方晖对本次事故各承担50%的责任。被告方晖驾驶的登记车主为高军华的豫A×××××号车在被告人寿财险郑州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险,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故本案中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人寿财险郑州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直接赔偿给原告,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由被告人寿财险郑州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按比例赔偿给原告,仍不足部分由被告方晖按比例赔偿给原告。

                                                     本文观点

       本文更加倾向于观点一,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在我国,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的归责原则为过错推定原则与过失相抵原则相结合。观点一更加符合我国现行法律的立法本意。而案例2中法院的判决在认定事实上存在矛盾,在分担责任上没有充分考虑机动车作为高速运输的客观危险性这一性质,机械适用公平责任原则,用形式上的公平掩盖了实质上的不公平。且涉案的机动车投保了交强险,交强险的目的就是为了分散机动车的事故风险,保护受害人的权益,是一种具有社会保障功能的特殊保险形式。综合考虑所有的因素才能更好的实现每一个个案的公平。

       目前我国道路监控设备无法完全覆盖所有的公共道路,事故责任无法划分的情况时有发生。鉴于此,建议在立法上对这一特殊情形进行相应的补充立法或者法律解释。

     附录:相关法务索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四条   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

      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